85级台阶步步为难 过街天桥,别让老人望桥兴叹

2021年06月10日 14:12 来源:北京晚报

  85级台阶步步为难

  过街天桥,别让老人望桥兴叹

  6月7日,本报接到一位家住回龙观的老人写来的电子邮件。老人在邮件中说,随着北郊农场桥的拓宽,如今的回龙观西大街不堵了,可是家门前的红绿灯撤销了,行人过马路只能走过街天桥,但80多级台阶实在是让人发憷,他建议过街天桥应尽快加装电梯。记者调查发现,这不仅仅是一位老人的心声,梳理12345热线接到的类似诉求,从今年1月至今共有70多件,涉及本市多座过街天桥。采访中,老人们表示,他们不反对撤销红绿灯,只是如今的出行方式对老年人尤其不友好。

  ■ 目击“这一脑门子汗是疼出来的”

  6月8日中午,刺目的太阳烤得地面发烫。昌平区回龙观西大街车水马龙,再不见前几年堵车的景象。早在2019年,这条街西侧的北郊农场桥拓宽了一倍,街上的红绿灯也撤销了,来往车辆畅行无阻。也从那时起,行人过马路便只能依赖过街天桥了。

  头顶骄阳,85岁的张大爷拖着买菜的小车,可算爬上了桥头,额头上见了汗,老人一手扶着桥栏,一手撑着膝盖,一通喘。记者递上纸巾后,老人擦着汗,也打开了话匣子,“小伙子,这桥的台阶你数过吗,一上一下,一共85级,我腰不好,爬一步就疼一下,这汗是疼出来的。”老人说,路北的住户多,路南有永辉超市、大中电器等不少商超,还有七八条公交线的停靠站,也是去地铁龙泽站的必经之路,所以,这座天桥对他们来说很重要。可每次从路南买菜回来,拉着满满当当的小车爬天桥,成了最让他为难的事。

  正和老人说着话,桥下传来了小孩的吵闹声。原来,一位四五岁的小朋友也不愿意爬天桥,非要让奶奶抱,奶奶叹着气说:“咱俩赛跑吧,看谁快。”这才把孩子“骗”上了桥。站在过街天桥向西望去,一位老人指着路中间的隔离带说,以前从这座桥向西大约一百米,是有人行横道线的,道路改造后撤销了。此后很长一段时期,很多老人因为爬不动过街天桥,就到处找隔离带的缺口过马路,钻来钻去很危险,可也是无奈之举。再后来,缺口也一个个被堵死了,过街天桥就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。“道路改造是对的,不堵车了嘛,大家都受益。可除了体谅车,也得体谅人啊,这过街天桥是不是该有个电梯?”

  随后,记者来到了原人行横道线的位置查看,路中间的隔离带上挂着大大的标识“禁止翻越”。但每隔几分钟,便会有行人贴着这块牌子翻过栏杆过马路。一位翻越栏杆的女士说,前些日子,她曾把一位年近九旬的老人背过了马路,因为爬不了过街天桥,老人也想翻栏杆,但腿迈不了那么高,一条腿卡在了栏杆上,幸亏被她救了下来。

  从过街天桥向西找不到正常过马路的地方,记者又从过街天桥向东行进,走了大约330米终于找到了十字路口,这里有人行横道,也有红绿灯,可老人们都说太绕了,一圈兜下来,跟爬桥也差不多了。在这个路口站了10分钟,记者也发现了新问题,该路口南北向红绿灯行人放行时间大约40秒,这样一个上下共6条机动车道的宽路口,40秒对于腿脚不好的老年人是不够用的,路中间没有安全岛或用于二次过街的红绿灯,辛苦绕路换来的,仍不是绝对的安全。

  ■ 回看 时隔一年半电梯还没开

  从今年1月至今12345热线反映过街天桥的70余件诉求中,记者梳理发现,问题大致分为两类:一类是过街天桥没有加装电梯,另一类是虽然有电梯却一直不开。除了回龙观西大街外,朝阳区樱花园东街的过街天桥也被提及了多次。

  早在2019年末,樱花园东街中医药大学门前建设过街天桥时,先是因过街天桥紧贴着人行横道建设,被居民诟病桥的利用率低下。此后,又因加设了电梯但至今无法使用再遭质疑。记者昨天在现场看到,桥下的人行横道线犹在,只是被隔离栏杆封住了。封堵道路的办法并没有让所有人“就范”上桥,一些上下桥吃力的老人依旧选择翻越相对低矮的绿化带,跨过绿化带的围挡,生生在绿地上踩出了一条土路。

  采访中,一位老人希望老年人望桥兴叹的问题能够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,这已经不仅仅是“人让车”还是“车让人”的问题了,城市精细化治理确实需要规则和管理,但是,在缺乏人性化措施的前提下,硬把人“逼”上桥的做法,他不认可。

  记者最新了解到,樱花园东街过街天桥的建设单位表示,目前该天桥电梯设备完好,已经完成了相关资料的验收,现在只差现场验收这一个环节了,电梯启用指日可待。回龙观西大街过街天桥的问题,昌平区城管委回复市民时表示,过街天桥加装电梯事宜,已纳入今年的计划。

  本报记者 景一鸣

【编辑:张燕玲】

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