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软色情表情包泛滥平台当担首责

一张张小朋友的照片上,被P上文字,变成了“想约”“开车”的表情包。近日有媒体报道,在某APP上,类似的萌娃表情包介绍中,不乏“撩汉/撩妹套路”“情侣开车表情包”这样的描述。当下,表情包已经成为流行的社交语言之一,但软萌的儿童与带“颜色”的文字组合在一起,引发很大争议。

把令人难以启齿的“色情文字”与未成年人呆萌的形象结合,会降低人们内心的羞耻感,满足内心对性等本能的渴望。作为一种巧妙的社交手段,这样隐晦的处理方式可以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,并由此推动软色情表情包的流行,渐次成为一种黑灰产业在网络上兴起。不过,把儿童肖像与色情文字结合起来,既违背了基本的公序良俗,也触犯了法律底线,应当予以严厉整治。

无论是民法典还是未成年人保护相关法律,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都实行“零容忍”的原则。比如,对于未成年人的肖像权、名誉权和隐私权等权利保护,相比于成人更加严格,也具有更高标准。究其原因,就在于未成年人心智尚未发育成熟,没有民事行为能力,需要获得特殊的保护,这样才能实现健康成长。在司法实践中,也遵循着特殊、优先保护未成年人的法律要求。

时下,依法保护未成年人权利已具有越来越广泛的共识,相应的法律体系也越来越健全。在此背景下,儿童软色情表情包在网络上被不断制作和传播,一方面证明未成年人保护还存在真空地带,尤其是在治理一些隐性的侵害行为方面还存在疏漏;另一方面说明未成年人保护的责任体系尚有不足,亟待进一步明确责任并扎实落实。

砍断儿童软色情表情包的流行链条,离不开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和努力。比如,对于盗用儿童肖像制作表情包的始作俑者,应当给予处罚;同时,要不断提高公众的法律意识,注重保护儿童隐私,不随便晒照或采取一定的技术处理措施,尽量避免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。但更重要的是,在层层设置的防线中,平台方作为第一道防线应承担首要责任,儿童软色情表情包在网络上泛滥,平台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新修订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人保护法》第77条明确规定,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通过网络以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形式,对未成年人实施侮辱、诽谤、威胁或者恶意损害形象等网络欺凌行为。由此不难看出,平台方在处理不健康信息传播方面有两种责任,一是必须主动作为和主动干预,二是接到举报投诉后及时介入。但无论哪种情况,履行平台主体和首要责任都是一种法定要求,也是一种道德义务。然而,吊诡的是,在用户检索出几张儿童软色情表情包进行举报后,却因浏览了相关内容,在首页被推荐了更多类似的表情包。数据算法和智能推荐没有起到防控作用,反倒产生了推波助澜的效果。

软色情表情包泛滥,平台当担负首责。如果连基本的责权利都未能清晰界定,未成年人保护就会成为空谈。网络不是法外之地,平台也没有天然的豁免权。以结果为导向去调查平台是否履责,并以连带责任去追根溯源,对平台的失职失责给予法律追究,如此才有望促进平台真正扮好“守望者”的角色,如此儿童软色情表情包才不会成为保护不力的讽喻。

(作者系职员)(堂吉伟德)

责任

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